《天马》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快捷登录(建议直接点这里)

搜索
热搜: 投稿 公告 密码
发挥你的特长,加入我们。免费录制音频,入驻喜马拉雅
查看: 3692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三尺冰下有暖流

[复制链接]

28

作品

31

互动

661

积分

二星作者

股份
336
威望
49
精华
0
粉丝
0
好友
1
注册时间
2019-4-23
最后登录
2020-8-26
在线时间
50 小时
性别
保密
发表于 2020-2-7 17:11:2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三尺冰下有暖流
文/郭文英

 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 ,让华夏祥和喜庆的传统节日黯然失色,让本来沉浸在欢乐气氛中的人们不知所措,无心过节。
  每年回老家过春节,初六就反城,没想到今年被疫情困住,公司也延长假期,正好在家多陪陪父母。
  不能 探亲,不能访友,不能聚会,除了宅在家里,就是去河边舅舅的养殖厂,那里离村远,人迹罕至,空气新鲜。母亲也在那帮工,与其说是帮工,倒不如说是躲开父亲,因为这个家早就支离破碎了。
  每天翻看手机我都被感动着,有时给不识字的母亲读报道,当看到白衣战士逆行武汉,特别是钟南山院士在火车上疲惫地熟睡时,母亲眼里含满泪水,咬着嘴唇,然后喃喃地说:“八十多岁了还遭这份罪,怎么不安排个卧铺啊?”我说:“太突然了,可能没来的及”。“不管怎样也应该想想办法安排一个卧铺,让老人先休息好”。停了一下接着说:“唉,你姥爷要是活着也这么大了”。说着眼泪流了下来。我知道姥爷的死是母亲心里一道过不去的坎,因为生在六十年代的父亲,糊涂,偏见,还有封建思想残余, 独揽家中大权,总把钱管的死死的,连姥爷病了都不让花钱,还说:“他不是有儿子吗?那个穷棒子舍不得花钱,你一个出了门子的闺女瞎折腾什么?咱家的钱是攒着买房子用的”。没等母亲说话,我就抢着说:“不光是钱的事,那是一份孝心”。父亲不再说话,狠狠地瞪我一眼,反正就是不出钱。姥爷去世了,母亲哭的死去活来,她没能尽孝成了心病,从此恨透了父亲。于是在我上大学后干脆来舅舅的养殖场,一是躲开父亲,二是为了照顾年迈的姥姥。
  初六上午,母亲和舅妈边打扫猪舍边听我讲全国各地 的捐助情况,舅舅进来说:“打扫完了你们就歇着吧!咱们村儿也在广播捐款,我去看看”。母亲说:“给我也捐一份儿吧”!说着掏出200元钱。我说:“不用了,我和舅舅去就行了”。母亲说:“你捐是你的,我捐是我的”。于是我接过钱,戴上舅妈递过来的口罩,和舅舅开车来到村委会门口,很多人围住捐款箱,我真没想到乡亲们这么积极。在人群中我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,是父亲,看到我和舅舅就凑过来说:“还剩一箱消毒液,一会我送过去吧!把养殖场消消毒”。舅舅答应着,拽着我向娟款箱走去我们家和姥姥家在同一个村。我小时候父亲在县里一家工厂当厂医,总自以为了不起,所以一直看不起姥姥一家。直到我上初中三年级时工厂倒闭,父亲下岗后才低下高傲的头,但对母亲说话总改不了鄙视的语气,母亲虽然生气,但为了我不受影响一直默默地忍受。一次我放学回到家后发现父亲鼻青脸肿,偷偷问母亲才知道是舅妈知道了母亲受气后打上门了。 舅妈的性子很 泼辣,是那种不招事,不惹事,有事不怕事的人,比舅舅厉害。父亲被打后 收敛很多,但母亲被伤透了心,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,话也越来越少,姥姥也去世后,几乎把自己封闭起来,特别是对父亲一句话也没有。直到我结婚后才被儿媳妇儿劝的 开朗起来。
  疫情暴发后,从不会关心人的父亲,天天给我打电话,嘱咐我 督促母亲和舅舅一家做好防护。捐款回来我把父亲捐款的事告诉母亲,把他的嘱咐也说了。母亲只淡淡地说:“别说了,他割肉给我吃,我也闻着狗屎味,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我恨他,不会答理他”。我吐下舌头,冲媳妇儿使个眼色,媳妇儿点点头凑到母亲跟前开始劝说。
  五年前舅舅在镇上盖了三间门脸楼,并借一间给父亲开药店,才使父亲结束了打工生活。年前我和媳妇儿从城里回来先去看他,他拿了一张卡给我说;“这是我这几年的积蓄,有二十多万,我知道你在城里的房子是你舅舅拿钱买的,你妈 跟我赌气不用我的钱。眼下,你表弟也快毕业了,要用钱了,你把这个拿去交给你妈,让她还给你舅舅,替我道个歉,多说点好话”。我看着父亲;“我的亲爹,哎,您真是难得明白呀!我早就让你别那么偏见,改变思想你就是不听,也就是你们那个年代,要是搁这会早跟你离了。凭什么让我替你道歉?你知道错了就自己说去”。“你妈不见我,我知道错了,也知道你妈跟着我不容易,所以想 弥补,只要她 原谅我,我给她跪下都行”。我气的不知说什么好,媳妇儿却忍不住笑出声来,父亲红着脸低下头,我捂着嘴拉着媳妇儿出了门,想笑,心里却一阵酸楚,心疼母亲这些年忍气吞声,又觉得父亲现在很可怜。
  母亲听到劝说,又勾起往事哭得很伤心,舅妈搂着她的肩膀也流着泪说:“姐,你别任性了,你这样让俩孩子多为难啊!总惦记着你们,能安心吗”?媳妇儿眼里也含着泪,说:“妈,爸知道错了,也改变了很多,刚刚去村委会捐了款,还捐了几箱消毒液,多给咱家长脸呀!你就 原谅他吧!你看武汉发生疫情后,全国各地的医务人员,有的舍下孩子,有的撇下父母,连八十四岁的钟院士都奔赴武汉,冒着生命危险去救治那些和自己毫不相干的患者。全国各地甚至国外的中国人都捐款捐物。看看他们,我们还有什么恩怨不能放下呢?你和爸是这么多年的夫妻,咱们是一家人,家还在,亲情还在,我和你儿子最大的心愿就是一家人和和睦睦,等你孙子出生后,生活在热热闹闹的大家庭里多好啊”!母亲听了媳妇儿的话止住哭泣, 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。这时父亲来了,把车开进院里停下,下来后打开后备箱。舅妈说:“姐,姐夫来了,要不我再打他个满脸花给你出出气”。母亲终于被逗笑了,嗔怪道:“打吧!只要他儿子儿媳答应你就打死他”。说得舅妈也笑了,走出来说;“哟,姐夫,难得你来我们这,还买这么多东西,我可得好好招待招待,赏个脸吃个饭吧”!父亲看看母亲,见她没说话知道是默许了,一脸惭愧地连连说:“好,好,吃饭,吃个团圆饭”。我把消毒液搬到屋里,又把水果和蔬菜提进去。舅舅叫上父亲去屋里喝茶,舅妈和母亲准备午饭,说媳妇儿怀孕怕油烟,让我俩出去转转。
  我牵着媳妇儿的手沿着河堤散步,边走边聊。媳妇儿说:“没想到这场疫情能让咱们家和陸。其实好日子就这么简单,改变一下思想,放低姿态,对生活对別人要求不要太高就能得到。就像疫情,再可怕,只要人人都听专家的话,不出门,不互相接触就没事”。我问她:“怕吗”不怕。有党和国家做靠山,有钟南山院士和医生做主心骨有什么可怕的?再说咱们国家经历了那么多灾难都能挺过,我相信这疫情很快就能过去”。:“是啊,这几天我深深地体会到,平时人们各自安好,一但遇到事,就会英雄涌现,全民团结, 形成一股势不可挡的力量,这股力量沒有克服不了的灾难,就像这河里,三尺冰下总有一股暖流在湧动,在奔腾 ,等 春天来了,寒冰很快就会融化,这里就会 碧水 清清,波光粼粼。我相信,人们正在攒足精神, 卯足劲头,等疫情过后,大干一场”。媳妇儿点点头, 攥紧了我的手。
  我们走着,聊着,期待着。
作者其它文章




上一篇:在寒风中吹响口哨
下一篇:今夜无眠

相关帖子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各地作家网|作文网|app|古代经典|近代经典诗歌|近代经典散文|近代经典小说|Archiver|手机客户端|小黑屋|联系我们|网址二维码|域名申诉仲裁|杂文评论|天马原创文学网 ( 冀ICP备11025393号-6 )|网站地图

GMT+8, 2020-9-20 04:52 , Processed in 1.187508 second(s), 44 queries , File On.




冀公网安备: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-6 

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 

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。 

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,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,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。 

名誉站长:孙书柱、桑恒昌

By Dz! X3.4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